垃圾分类,再生资源回收行业该如何抓住机遇?

来源:北京广播电台 2020-05-19 11:19

新修订的北京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开始实施后,相关部门在检查中发现,不少小区仍然存在可回收垃圾收运不规范的问题,市城管委新闻发言人张岩介绍说:“有的小区再生资源回收企业还未进入,存在翻桶、捡拾可回收物,在小区内乱堆乱放等现象。”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不少社区存在再生资源回收企业进驻后难以长期维系的情况。家住方庄社区的唐先生告诉记者,这几年来,小区里像走马灯一样更换回收公司:“第一家是环卫集团的,有一个回收设备,后来设备坏了也没人管,后面又来了一家叫再生活,周末会上门回收,后来改成卖东西,拿了积分买他们的东西,后来也倒闭了。接着又来了一家希瓦回收,也没做长,现在废纸废塑料只能当普通垃圾扔了。” 

通过多方途径了解到,再生活资源回收公司因为融资问题停止了业务,而希瓦回收则因为合同到期,在多个社区业务缩减。采访中记者发现,不少资源回收企业只承担了垃圾收集运输的环节:“可回收物,比如居民投放投放的纸壳,处理掉变成钱。卖给资源回收公司,然后来转换为居民奖励,没错。” 

这意味着,专业公司需要和传统废品回收产业竞争,但受到回收价格、居民习惯等因素影响,收集上来的可回收物不足,不仅前端收运企业盈利空间有限,后端规范的再制造企业也受到影响。北京盈创资源回收有限公司早期业务是对废旧饮料瓶进行再利用,相关负责人李健告诉记者“那时候会有很多小粉碎的工厂跟我们争抢原材料,我们每年可以处理这样废旧饮料瓶5万吨。但原材料收集起来,一年也就是3万吨左右。国家近些年已经很对这方面管控很严了,市场在越来越规范。”

垃圾对策专家王维平建议,应该将这个行业的参与者结合重组,形成规范的全产业链模式:“一个是加强废品回收的规范化,废品回收靠拾荒大军,是无序的,造成二次污染等一系列问题,同时要把二次污染的坑民扰民的再制造业也避免。比如过去塑料运到文安县、纸类包装运到保定、鞋底胶皮运到河北省定州,那都是家庭式的小作坊,河北省在逐步关停。” 

在这方面,北京盈创公司开展了十几年的探索,从单一的后端设施发展到开发前端智能回收机,目前公司在人流密集的商务区、公交站点等都设置了智能饮料瓶回收机:“我们从消费者手里直接收瓶子,它是洁净回收,在处理的过程中也会减少清洁材料的损耗。瓶子处理完以后的这个再生材料可以转化成新的饮料瓶,或者是咱们身上穿的衣服、背的包包。通过自己的产业链,相当于把它的价值变得更高了。”

但是李健也坦言,由于租金成本、场地限制等方面的原因,不少智能饮料瓶回收机不得已从多个地铁站撤回:“现在我们在北京范围内试点,由原来的这种饮料瓶回收机调整为垃圾分类智能回收站,所以我们也呼吁更多的这种场所和点位能关注到我们这个业务的推进。 ”

在这方面,新修订的生活垃圾管理条例专门指出,相关部门应当支持再生资源回收行业发展。垃圾对策专家王维平表示,从规范分类到资源化再利用,德国日本等发达国家都经历了20多年:“一个是垃圾分类要提速,一个是废品回收再制造再回收要规范。这个事儿不是一招见效,是一个转化的过程。不是有一个好的梦就实现了,需要一个艰辛的过程。” 

排行

一月 一周
关注中循协官方微信
20192020欧洲杯下注平台-足彩竞猜正规官网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