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业废弃物全量利用的“徐州模式”

来源:中国江苏网 2020-06-11 15:01

正是农忙时节,6月8日,天蒙蒙亮,家住睢宁县姚集镇高党的代洪云和往常一样,起来给自己和老伴做早饭。她“啪”一声打开沼气灶,看着“呼呼”烧起来的火苗,突然想到,一旁燃气灶已经“冷落”很久了。

自从镇上的沼气工程建好之后,代洪云家和邻居们一起换上了沼气灶,不仅是智能插卡用气十分方便,而且价格比天然气便宜一半,“一家三口用下来,一个月也不过30多块钱。”

徐州是农业大市,打造“无废农业”是无废城市建设试点中的重要一环。目前,在徐州,常见的农业废弃物主要有大田作物秸秆、畜禽粪污、废旧农膜、农药包装废弃物等。这些农业废弃物,与农产品的生产过程相伴而生,是一种特殊形态的农业资源,也被称为“放错位置的资源”,但如果不加以利用,则会严重污染空气、破坏水土资源。为彻底解决农业废弃物污染问题,必须从源头上将各类农业废弃物资源化利用起来,化堵为疏,变废为宝。

近年来,徐州市以绿色生态循环为导向,突出系统治理、重点突破、区域发展,取得了明显成效,形成了可复制、可推广的徐州模式和徐州经验。目前,全市规模养殖场粪污处理设施装备配套率已达到100%,畜禽规模养殖场治理率达到97.28%,畜禽粪污综合利用率为93.8%;全市秸秆综合利用率达95.7%,废旧农膜回收率达85%,地膜回收率达74%,农药包装废弃物回收处置量达到523吨;建成市级美丽宜居村庄437个。

沼气,在农村不算什么新鲜事物。“沼气的产生是靠微生物繁殖而产生的,而细菌的繁殖需要一定的温度才行,一旦进入冬季,气温低至零下十几摄氏度,细菌根本无法繁殖也就不能产气,所以很多时候夏天气多的用不完,而冬天又没气可用。”徐州市农业农村局相关负责人介绍。

看似可循环模式却走入了“断头路”。那么,如何真正打通这一生态循环?

在姚集镇沼气站,记者找到了打通这条可循环生态循环链的“奥秘”——1500立方米的卧式厌氧发酵罐,和一般立罐不同,它通体黝黑,横卧在太阳能集热保温大棚内。据了解,卧式厌氧发酵罐使用秸秆或畜禽粪便为发酵原料,充分利用太阳能进行增温,在零下十几摄氏度的气候下仍然能保证所有农户全天24小时供气。

打通了瓶颈,姚集镇高党沼气站以沼气工程为枢纽,将周边畜禽粪污变废为宝,生产绿色有机肥料,提供给周边农田及生态园区使用。年消化利用畜禽粪污约6500吨、农业废弃物约400吨,年产沼气约37万立方米,满足高党社区660户居民使用,同时年产沼液沼渣有机肥料约2万吨。

通过沼气站建设,农村环境持续改善,农业废弃物实现资源化循环利用,农民幸福指数不断提高。为大力促进该技术模式的推广,市政府专门出台了《关于印发〈徐州市改善农民住房条件项目配套太阳能沼气集中供气工作实施方案〉的通知》,要求各县(市)区在具有条件的农村集中区建设过程中配套建设太阳能沼气集中供气工程,下达了目标任务,明确了推进步骤和保障措施,该项举措开创了全国先河。

目前,全市已经建成千户以上规模集中供气示范工程近10个,预计到2020年底,全市将建成农村集中居住区太阳能沼气集中供气工程20个以上。

『1+X』发力 推广农废利用多模式

一根小小的秸秆在离田收储之后到底能走多远?徐州在实践中给出了秸秆利用的“标准答案”。

金灿灿的麦田里,大型农用机械“轰隆隆”声不绝于耳。在睢宁县官山镇大吕秸秆离田现场,十余台收割打捆一体机在麦田里齐头并进,随着收割打捆一体机的快速开动,麦秆前面刚被吞进去,后面一个圆柱形的“草面包卷”就被吐了出来。而这些“草面包卷”将会被运往官山镇秸秆收储中心,在那里,这些打成捆整齐码放、堆积如山的秸秆,等待着变成“软黄金”,供下游企业使用。

坐落在官山镇的江苏众友兴和菌业科技有限公司是我国第二大双孢菇种植企业,年产双孢菇2万吨。记者在生产车间看到,一簇簇雪白的双孢菇从培养基料中钻出来,长势旺盛,菌盖厚实而圆润,一旁有工人正在采摘、装箱。而培养这一簇簇雪白的双孢菇的基料,正是那一卷卷的“草卷面包”。仅这一项,每年就能消化小麦秸秆6万吨,实现产值3亿元,带动官山镇24个村,平均增加集体收入近30万元。而培养完双孢菇后的废菌渣,仍然可以再利用,制成有机肥,回归田地。

至于秸秆离田后留在田里的秸秆茬,通过深耕技术耕翻碎垡,重新还田,可以实现秸秆有效腐烂,减少病虫害目的,将其对下茬作物的种植影响减到最低程度。

与此同时,在畜禽粪污治理方面,徐州加强技术研究和集成,充分利用部省畜禽养殖粪污治理整县推进资金,推广使用节水饮水器和干清粪养殖工艺,引导应用发酵床养殖、水禽旱养等节水减排养殖技术,推广异位发酵床、立式发酵罐等简易农家肥生产技术,统筹考虑不同区域资源环境、畜禽种类、养殖规模、种植结构等基础条件,鼓励应用堆(沤)肥、固液混合发酵等经济高效的利用方式,以规模养殖场为重点,推行粪污处理和粪肥利用台账管理。并大力推广农牧结合、种养结合等技术模式,有效地提高了全市畜禽粪污治理的整体水平。

在农药减量化方面,徐州积极开展农作物病虫草害绿色防控区建设,大力推广生物防治、物理防治等技术,扶持植保专业服务组织发展,推广“无人机施药”等“无人植保”模式,从源头上减少农药使用量,达到减量增效的目的。

立足治理成效 完善全量利用新体系

老李是睢宁县姚集镇的一名保洁员,他的工作是回收农民用剩的农药瓶和地里废弃的农膜。一开始他的工作很辛苦,经常在田间地头踅摸,看到有别人扔下的农业废弃包装就捡起来。而现在他越来越觉得工作轻松,好多农民都上赶着往他这里送,有的甚至主动从地里扒了废弃农膜送到回收站。为什么有这么大转变?老李说,归根结底还是政府政策好,“废旧地膜按4元/公斤收,农药包装废弃物按2元/公斤收,卖废品都卖不来这个价。”

农药包装物是农废的一个“大头”。近年来,徐州采取集中分散相结合,逐步培育起农膜、农药包装物收集体系。全市在67个乡镇进行了回收,共设置集中回收点103处、分散收集点1800余处,各回收点配有专职人员进行统一收集后,运送到镇农药包装废弃物收储站,进行集中处置。在农药包装物回收处置方面,积极探索回收模式。按照“谁生产谁负责、谁销售谁回收、谁使用谁交回”的原则,采用以物换物或现金回收的模式,对农业生产者交回的农药包装废弃物进行有偿回收。

有了体系,难题也不难了。

除了农药包装物收集体系,目前,徐州针对农业废弃物,还逐步培育了秸秆收储运体系、畜禽粪污治理体系等。

其中,秸秆收储运体系按照政府推动、市场运作、企业牵头、农户参与的原则,积极发展“合作服务”“村企结合”“劳务外包”等多种形式的秸秆收储服务,鼓励相关公司、企业、个人深入田间地头开展专业化收储服务。为保证秸秆收储中心的秸秆来源,各地在安排秸秆机械化还田实施区域时给予秸秆收储中心收储秸秆留出一定范围;积极出台政策,支持秸秆田间打捆、秸秆离田;对秸秆机械化还田作业按照面积给予财政补助;对秸秆收集储运、秸秆多种形式利用环节实行按量奖补。

畜禽粪污治理体系则鼓励支持养殖企业自己消纳、自己处理、自己利用的同时,大力开展畜禽粪污集中收集处理中心、有机肥厂建设,集中收集处理小散养殖企业的粪污,协同处置大中型养殖企业的粪污。


排行

一月 一周
关注中循协官方微信
20192020欧洲杯下注平台-足彩竞猜正规官网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